欢迎光临大丰画友会!     登陆 | 注册  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
近期活动
  • 亦安画廊 | 【即将开幕】天上大风 — 荒木经惟 , 朱新建
    2016-10-25
  •  

    <IMSHU 淫秋-般若心經惟>   110 x 95 cm

    Inkjet print on Japanese paper,ink   2016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荒木经惟 | Araki Nobuyoshi


      “大家都说我的摄影具有全世界共通的语言,但对我而言,通不通都无所谓的,若真要说共通性,那只要我的作品之间有共通性就够了。艺术若只是要抬举自己,那就太浪费了,就只能成为艺术家的牺牲品了。” 

     

    < 心佛本一 >   93 x 63.5 cm   书法   2016   

     

    <IMSHU 淫秋-般若心經惟>   110 x 95 cm

    Inkjet print on Japanese paper,ink   2016

    < 曾因酒醉鞭名马,生怕情多累美人 >   160 x 76 cm   书法   2016


     

     

    朱新建 | Zhu Xinjian


    苏东坡说:“画以形似论,见与儿童邻”。就绘画而言,到最高阶段,一个画家最大的困难就是朴素了,能不能再朴素一些,真诚了,能不能再真诚一些。只要自己能战胜自己,世界上没有什么他不能做的事情。

     

    <庭前柏子树>   23 x 139 cm   书法

    所以我觉得怎样才能够坚持自己?不是说一定要坚持式样,这些都无所谓。严格从人性深度的角度讲,每个民族、每个文化的大师,真正很有感受很有成就的文化大师,都是很接近的,他们内心只要真诚到一定程度,他们的东西往往都很纯粹。比如说你去查查苏格拉底说的话和孔子、老子说的话,很多很相像的,重叠。真正好的西画和真正好的中国画,有很多重叠的东西。所以不要去追究表面的样式,有很多弄的比较尴尬的事情,就是表面地学那个架势、那个腔调。所以不用坚持什么,就是理解得深一些。

    我觉得画是在传承一种活物,比如说西施好看,你摸过她屁股么,那是画上看到好看的。比如一株牡丹,这是一株活牡丹,你放在心里,给它阳光,慢慢地它会活起来,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是这样的。诗,三岁就会背了,是没用的。我觉得读一幅画读懂了相当于一株牡丹在你家园子里活起来,那种感觉只有自己才知道。

    <春来草自绿,功到天然成>   34 x 137.5cm x 2   书法

    <一夜落花雨>   49 x 69.5 cm   书法

    <美人图   我和你吻别在狂乱的夜>   70 x 67 cm   书法  

     

    展览现场



     

  • 返回>>
  • 画友会
    暂无数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