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大丰画友会!     登陆 | 注册  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
大家写大丰
  • 再读朱新建
    2016-8-1
  • 再读朱新建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姚东一
    斯人已去,除了吃饭其他都跟神仙一样的朱新建,果真成了神仙,闲来又读文观画,如大观园,应接不暇的各种情绪,各色情节一一开启,鲜活生动,忍俊不禁又喟叹不已。掩便想自己之前太疏忽,如此高妙人,竟不曾读懂一些,但今日果真就胜往日吗?如按昆德拉所言我们的形象对自己而言尚且神秘莫测,也就更莫说他人,且所谓解读往往也深烙下自己的影子。这样一来又是悬案,但在理解和误解中走近画家作品,也许是艺术最令人着迷的地方,让人不断解读的画家和作品,自然有其特别意义,比如朱新建。
         提起朱新建,《美人图》是不可避免的话题,每见《美人图》,便想鲁迅评《红楼梦》:“一部《红楼梦》,道学家看到了淫,经学家看到了《易》,才子佳人看到了缠绵,革命家看到了排满,留言家看到了宫闱密事。” 一纸美人图,众人为之倾倒,成为聚讼不已的焦点,喜者见其直率自由,厌者见其大逆不道,谁看到了什么?你看到了什么?也是一个悬案。大概执于皮相者多,明心见性者少,画,朱新建尝自言:“我希望自己的画是反技术、反文化的,我所希望的只是内心更加的真诚、朴素、生动。”任何时候任何事情,走向内心往往意味着一段艰难的路程,要把真诚朴素呈现于笔下,也更非易事。为此,朱新建自言把自己关起来同古人叫板,笔墨的真实与生机勃勃,让《美人图》呈现出一种生命,画中人活色生香,直从纸上走入人心中。美人图已然蛊惑了大众,在画者,朱新建却说:“我画美人图当然有对女性的一种向往,或者说喜欢……硬要讲的多么伟大,我觉得也挺无聊的。”也许如勃拉克所:“艺术的唯一价值,在于那些不能言述的。”
         一定要言述不能言述的,显然是个伪命题。但也并非只能望洋兴叹,不妨看看朱新建的言述,其间反复跳跃的关键词是快活、真诚。大抵快活折射其生活态度,真诚直言其绘画追求,而深究其快活真诚后,一度也认为朱新建呈现了快活真诚,隐匿也许是不快活。想来,要快活自然缘于不那么快活,尝言“快活是种感觉”,对朱新建,这种感觉的前提应是真实真诚起来,人要真实起来时,也便有了真快活,真快活便是随处可见的快活,当下即可享受的快活,朱新建大如此,于是携美人饮酒谈诗、饥后痛食、连摸好牌、看无聊电视剧不止等等……日间平常之事,都不失为快哉,生活态度链其艺术态度当艺术和生活,人与画达到种沟通和谐,人画合一也如人剑合一,其深刻自然不容小觑,对此,朱新建说:“像我们说的干将莫邪,为了这把剑,能性命都不顾,艺术家究竟有没有达到这种地步,我认为首先是看他真诚到什么程度。”
    艺术也好,绘画也罢,精神的游戏总是几番的虚无缥缈,画者自是要游离和超越于日常之上。如其言“真的画家、作家的快乐就是能感受一份超越日常的苦与乐。”但无论何种游离何种超越总影射着社会和生活,这似乎是一对可调和的矛盾。对此,不同的艺术家潜意识或有意识的呈现出不同的选择,朱新建的选择耐人寻味,以《美人图》,从小脚女人到都市女孩,从选择对象到题跋皆直指当下。如“窗外绵绵落春雨,美人浴罢湿淋漓。缘何不去叉麻将,为等电视连续剧。”“撒金屑做咫尺小图,偕美人住五星酒店。”随意拈出,合着蛊惑人心、柔媚万千的画中人,即生活即作品,身在其中又能冷静旁观的欣赏审视自我和周围,对者也许是正常的,也有高下之分,其间可见胸怀、性情,朱新建看重的显然是皮相下的生命存在感、惊喜性甚至荒诞性。大概对朱新建而言,鲜活充满生机趣味的生命体比什么都重要,涵养这种生命,呈现这种状态,是生活真实,也是艺术真实。
    但往往,理解深刻不等于表达深刻,把这状态和生机付诸笔下,又是一番力气了悟。从线条变有力道,到“不怕水”,反复中,那些美人、小鸟、花朵、山水有了温度和生命。对笔墨,朱新建曾这么说:“一个人画什么题材不重要,问题在于你动笔墨的瞬间,有没有禅宗式精神,比如飘逸、不拘谨、生机勃勃,这叫禅的笔意。”不讲禅,试图去解朱新建是会徒劳的,且不说其快活的追求中蕴满禅机,勾勒对象呈现禅的当下性,即便在笔墨中也是生机勃勃的禅意。笔墨这个从来都让许多画家纠结不清的问题,在朱新建看来,并不难解,尝言“中国画用笔完全是个人性格的一种物化,……一个人的精神在笔墨里表现得非常透彻。”“笔墨,不是笔墨,是笔和墨传递出来的心性。”“纯粹的技法实际上是不存在的,所有的技法都跟情感有关系。”显然,以精神和情感来诠释引导提笔落墨是朱新建的选择。于是,横七竖八的肆无忌惮,直抒心意的左右逢源,远离空疏的笔墨随心,真诚率意的直书眼前,看似漫不经心的随性书写是起伏的情绪,也是沉淀的生命。
        于是心情好时,看朱新建的画,却是映射出几分透彻……心情不好时,读朱新建的快活,又让人忍俊不禁,如此生活,何不快活?想来大约是源于其中的生命温度在警醒和抚慰人心,朱新建自言:“其实我野心一点都不小,比那些画家野心大多了,我想做的事根本不是画一张画……总归要把游戏的深度忙出来,这才有意思。”何为游戏的深度,又是何种深度?又言:“大艺术家能揭示更深刻的生命真谛,能以自己的生命态度,影响大家的价值观,让人觉得生命是可以这样的,可以更有意义、更美好。”如果说朱新建有什么野心和企图,也许就是这个吧。
  • 返回>>
  • 画友会
    暂无数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