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大丰画友会!     登陆 | 注册  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
大家写大丰
  • 追忆大丰
    2014-8-26
  • 朱新建死时我蜗居在美国,网上瞅着,一惊。当天发了一信给吴维佳 新建的确是一个走了能令岁月河山减色的人物,当然这更多是说先前的他。风痹之后,他体貌似乎变得圆润通脱,倘不开口,俨俨如禅意被体。圭角尽褪又似一慈祥长者。若是能这般优游下去,再会有怎样的新建,如今已不得而知。可我们这些人见到他,心中还是有诸多不忍处。新建若是头脑如昔日,大约也见不得他人垂悯。天地不仁,见惯了花和尚却容不下苦头陀,于是便教匆匆了却。或许是新建厌了,宁愿往生,但以我们对他的了解,他是不会的,因此更添一分伤感。这些年,我们这年纪前前后后的朋辈都有一些人不见了,今天是新建。惊心岁月,已无它言。薪尽火传,倘若不是,新建这一粒快活种子将托生何方? 次日,又撰一挽联,以维佳和我两人名义送了: 兄台去后 ,世上顿少别一番快活滋味 /众美当前 ,凡间还剩哪几缕体贴情怀后来,又与顾小虎、范扬因这事有一些文字往还,再录一则: 小虎兄: 京行如何?大约徒增伤感。然我兄与新建,非寻常契阔,这也算是始终。至于他人,去与不去,各有心情。网上瞅着灵堂内外的抱柱与横楣,更觉悲凉。如建安诸子那般朋友灵前学一声驴叫,既非其时,也非其地。新建消遣别人或自我消遣,内里也是更在意别被人先消遣了。新建的快活,想来是指相互间的”本来”,别那么多的凡间计较,可这并不容易,尤其男女之间。我与新建,不是那么熟稔,新建也算是阅人无数,其床第间事更是被自个或他人所津津乐道,但这世上愿意并能与新建以风情相始终的究有几人?这中间来送行的又有谁? 也不知是上苍就这样编排还是现实使然,世间男女之间,总是各有贪求,时间一长,往往不接榫,弄得令神仙束手,智者技穷。男女间林林总总也就成了人世最有趣也最无趣的事。唉,话题溜边,弄上了这非我所能驾驭的大题目,打住。 那天您说对新建的画没别人看得那么高。新建心思密,说话画画便容易巧,机锋闪现,所谓的波俏好看。后头几年,新建亦倾力求朴茂,倘假以时日,也许别添气象。那时节,新建好像日子也挺惬意,却不料一下子身子半颓,想不消停都不可能,这以后人和画都只能先将就着,大气象愈发遥远。若能就这么颐颐然对付着将养下去,好赖也是一种活法,孰知连将就都不可能,消停了便是归期,新建大约真是浪子星下凡。 新建辞世已好些天了,还让人这么堵心。新建这话痨话里话外最想被人知的,有好些个其实并不被人所知。他想做、也自信能做的有好些个还没来得及做,如同一本只打开半拉便被永久合上的书。更难受的,是觉得我所知道、所熟悉的那个人已真正离我们而去,带走了全部的会心与亲切,穷尽碧落黄泉,再也找不回来。这感受非常个人,也许只是庸人偏见,但这些天它们却真真切切就在我身上,无时无已。 斯人己去,此后会有什么样的新建在怎样的话题里被如何地消遣下去呢? 顺颂 时祺!尊夫人及令公子均此。 张予江顿首
  • 返回>>
  • 画友会
    暂无数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