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大丰画友会!     登陆 | 注册  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
大家写大丰
  • 怀一忆新建
    2014-5-30

  •   2007年整个冬季,北京几乎就没怎么降雪,好像是2008年元月23日下午,南京的李丽电话告诉我朱新建上午昏迷,现在医院抢救。我被这个消息惊呆了。其时,北京阳光明媚,我的心情却一下阴郁起来。
      200711月中旬,我在南京艺术学院参观林海钟的画展,顺道去看了朱新建、徐乐乐、朱道平、喻慧、常进、杨春华。那时朱新建还神采飞扬,他约我们去家里看近作,我和周一清、杨春华一一赏读,徐乐乐在一旁催着我们说,随便翻翻就是了,他画大写意,你们还那么仔细看。朱新建说:我(南京人读,发音听来有古韵)是画的写意,也不比工笔画少的看头。

      朱新建是画家圈子里的名嘴。2006年央视拟约他去《百家讲坛》说国画,他在太行山里写了万余字的文本,又花了万余元买了一套西装,朱新建已经打算去试镜了,央视看过他的文本建议再行修改,他即刻就烦了,朱新建说我不在你这儿讲了可以吧?
      我最初关注朱新建还不是因为他的画。约略是2003年,宜兴人笑阳给朱新建整理出几十万字的谈艺录,起初只是刊发在宜兴当地的报纸上。我读过那些文字,以为朱新建在画家行当里学问是过人的。后来,我把他谈艺的文字编入《中国画文库·大丰谈艺》,书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后,当年就发行售罄,隔年又加印。看来,朱新建的学识还是能够为广大读者认知的。
      我见到的画家里,朱新建是读书、慧识最多的一位,你刚一开口,他就知道你要表达什么。他善解人意,往往对一个问题又能另出新解。他惯用比如举例,每用比如,又恰如其分。他在杭州与中国美院师生对话,有人问新文人画当初的组织是否严密?朱新建答:比如,开
      一大的时候,你恰好在南湖,整天跟在李大钊后面,帮他拎拎包,买买早点,然后你非要参加一大,李大钊一高兴,就让你去参加了。但是到了十六大,你想参加就比较不容易了。我曾建议为朱新建编一本
      《比如集》,他马上就得意了。

      朱新建为人朴素,从不装X,他经常和一些比他年纪轻的人一下就聊得没完没了。他说他不惧怕已经成功的人,他说真正有武功的人是站在黄蓉背后那个手无一戈的白胡子老头。
      上世纪80年代中期,朱新建就留名画坛。他早年遍走江湖,经数次婚变,人过半百,还有一片童真。他在景德镇作画,我的同乡高英柱一旁夸赞:好、好、真好。朱新建忽然就觉得老高这人不错,他说别人夸他虽然话说得比老高多,但用词不当让他往往怀疑对方:一、不怎么懂画;二、真心程度不够。朱新建说他喜欢老高夸他时发出的那种男低音。后来,朱新建每次来北京画画,总要问我老高怎么没在?我说下次老高夸你可以制录音,作画时播放老高的录音就可以了。朱新建说那就算了吧。
    朱新建本来是2008126号要去德国的,在爱莎芬堡,皮特·费斯为他组织了个人画展。他和夫人陆逸、女儿朱珠已经办好签证,哪想23号忽然就病倒了呢?我在南京时,看到过朱新建用紫砂雕塑的《金瓶梅》人物,那些雕塑原本是要带到德国去展示的,朱新建去宜兴,是要给那些雕塑来敷彩。宜兴大雪封门,至午夜,朱新建觉得冷,继而胸闷恶心,熬至天亮,即返南京,途中他昏迷了。
      当晚,朱新建由上海的专家做了心脏搭桥,陆逸告诉我,手术成功。124日,陆逸又告诉我,还要做脑血管搭桥,之后,朱新建一直昏迷。其间,李津、武艺、于水、韩羽、范扬、邵大箴,北鱼、林海钟、赵跃鹏、何辉、吴悦石、董浩、高英柱、陆军、周亚鸣、胡石、朱振庚,王和平、边平山等都向我询问朱新建的病况。韩羽说,朱新建不能这样呀,他是当今画家里难得的呀,他不能这样呀!我在电话里听出来,韩老先生讲话的声音有些哽咽了。
      于水说,朱新建会好起来,他的生命力超乎常人。
      老高说,朱新建如果不在了,中国画意思就少了。
      范扬说,我回南京去,怎么还不知道朱新建有病呢。
      一天,我还在北京的环路上开着车,陆逸拨来电话,让我等一下,朱新建要讲话了。我吃惊,朱新建会讲话了!果然,电话一端,朱新建用低哑的声音讲:怀一,谢谢。
      原来的朱新建,想法多得似乎长两张嘴巴都不够用,现在却只说了四个字,我心里竟涌出不知什么滋味了。(来源于《中国书画报》副刊版)
     
  • 返回>>
  • 画友会
    暂无数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