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大丰画友会!     登陆 | 注册  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
大丰语录
  • 【新建随笔】朱新建——斋名乱弹
    2014-5-7
  • 给自己弄个“斋名”是一个蛮“雅”的玩笑。文人,尤其混画画这碗饭吃的朋友一般很难免俗。“小众菜园”里的“半窗棂鼠斋”即为一例。还有“0K”先生好像要给自己弄个“六部口”这样的书房名字(因为他喜欢六部古代小说:红、三、水、聊、西、金),蛮好的。不知为什么又决定不弄了,说是怕不配,瞎谦虚吧。所谓“斋”好像应该跟“居士”这个概念有点联系,但现在人好像不太管了,什么居不居的,喜欢就尽管“斋”就是了。还有堂、室、书屋、轩等等说法。齐白石好像没斋过,他有过“寄萍堂”“借山馆”“铁屋”等种种叫法。喜欢周作人的“知堂”,意思是什么都知道,不假谦虚,痛快得很。古来这么痛快、不谦虚的还真不多。“过云楼”是一个收藏大家的堂号,取得太好了,大气,还超脱。吴二三兄说给我起个斋名或者堂号什么的吧。我说试试“十功书房”怎么样,解释给他听,他大笑,就用了。那解释纯属胡说八道。那时候我们都不怎么上网,他已经是老网虫了,我说好看的东东多吗?他说要慢慢找。我说:“这就叫十网打鱼九网空,捞到一网就成功,简亏‘十功。”
    当然我自己也蛮以为算个文人,而且混画画这碗饭吃,也得弄一个什么斋名、堂号吧,就取了一个:“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斋”。后来被人收到《中国历代文人斋名堂号集》里,并且把我的出生年份写成了1912年,不知是作者的笔误,还是出版社的编误,或者是印刷厂的机误。反正我没有误生于1912年。那时候我还不认识金石书法家石开先生,但喜欢他的书法、图章,就在路上买了一本他的金石书法集,里面竟有一件作品是“戏对金陵朱新建斋名”。上联用我的“斋名”添了一个“主”字。全联是: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斋主;只为寻开心自认前生便是八大山人。有趣得很。
     
  • 返回>>
  • 画友会
    暂无数据!